直播——社交资产变现的放大器

Title:直播——社交资产变现的放大器
Posted on:

2019年李佳琦的爆火,薇娅的出圈让直播的势头早已崛起。

而让人更加没有想到的是:2020年,开年新冠疫情肆虐,逐步蔓延全球,使得线下经济纷纷告急,只能是转战线上。

于是,除了社交电商、朋友圈卖货迎来一波新高潮外,各大头部KOL甚至企业创始人都开始纷纷进军直播带货的行业。

老罗签约抖音直播平台,直播首秀完成支付交易额超1.1亿,累积观看人数超4800万的超强成绩。

 

 

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成功破次元壁,以古装cosplay的着装与湖州副市长共同开启的直播,4折预售湖州高星酒店,战绩不俗,1小时内,创纪录地达成2691万成交额,让原本“低频次”的旅行产品瞬间爆发出购买力。

 

 

通过直播,释放个人的社交影响力,充分赢取观看直播观众的赞同,获取成交机会的这种商业模式无疑已经成为2020年最火爆的商业新风口。

于是,众多风口捕捉者也都纷纷如过江之鲫一般投入到了直播行业大潮中去。但是,直播行业真的是遍地黄金,进入便可获取收益的吗?

 

╱任何行业都在存在二八原则╱

就像大众纷纷不看好之前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直播网红第一股·如涵控股:

如涵旗下签约了或成熟或新晋网红133名,但实际却极度依赖三位头部网红:张大奕、大金和莉贝琳,这是如涵最大名门所在。

以张大奕一人为例,其名下店铺为如涵贡献的收入占如涵总营收比例为:2017财年50.8%、2018财年52.4%、2019财年53.5%。

 

 

就连国民老公王思聪都直言——“这是多么不健康的比例”。

同样,这个市场之上很难再去复制一个李佳琦、薇娅和快手辛巴,这些超级直播网红都是可遇而不求的,但他们却占据了整个市场大部分的份额。

而处于中腰部的大部分网红则只能去拼命抢食剩下的少许部分市场蛋糕。

所以说,直播不仅仅是一个技术活儿,更是体力活:

首先,要想成为娱乐主播或者电商带货主播,都要有各自相适应的能力和才艺。

此外,一名成功的主播往往都是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尤其是在从事主播工作的前期,要想获得更多粉丝的观看和关注,势必要拼直播时长。

因此,如果选择进入或者已经进入直播行业,认清行业形势,艰苦战斗,扎根深耕才是硬道理。

 

╱你要坚持长期价值战略╱

理性地勇敢着才是最后获取胜利的关键,但大多数人在投入一个行业、选择一项事情的时候,往往都是凭借着一腔热血,蒙眼狂奔般入场,其结果也就可想而知。

 

 

那些在风口鼓吹论下急速入场者之中,只有少部分是真正洞察过行业,有着明晰判断力和强劲执行力的强者。

大部分人都是匆匆而来,之后又匆匆而去的风口投机者,但也正是这些投机者的加入,使得行业从风口之下的蓝海变身红海,从疯狂趋向于理性,但也使得行业从事的难度加大,利润驱动力变小。

但任何的行业价值创造都是需要时间投入的,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因此,对于直播这样的真正的符合时代趋势潮流的商业真实新机遇,在踏入行业之后,要真正做到耐心做事,踏实成长,坚持长期的价值投资战略——要活到最后,更要厚积而薄发。

那你就将成为最后的赢家。

 

╱分享、合作、共赢的直播后时代玩法╱

几日前,国内某知名MCN机构指出——普通人玩直播,收入主要靠两种:① 打赏收入;② 直播带货。

 

 

但按照这个模式,其实变现的转化率并不高,除非你有超级巨大的流量才可以,这不是普通直播新手能玩的。

粉丝不是很多,直播如何才能最大化的变现呢?

这位直播行业的资深从业者提出:建议大家玩“微商+直播”模式。

因为直播最大的特点就是:① 传递信息更多;② 建立信任更快。

利用直播这种形式,靠打赏和直接带货,对于高手而言,就是浪费流量,不如直接卖模式,带来的收益多,还持久,因为后端价值巨大。

其指导的某个学员曾在过去几年之中一直都在做微商,春节后才开始玩直播,最近一周玩了四场推动收钱的直播。

成绩如下:

1、直接成交了25个总代:每个总代32万起,也就是直接带来营收800万以上,这些代理后面还会继续裂变,后端的收入更高。

2、成交一二级代理30个:每个1~3万不等,加起来也有几十万的营收,这些代理后面还会继续升级成高级代理,裂变新代理。

3、顺手帮代理卖货40万:她做事情很明确,自己不卖货,有客户都送给代理。

我们再理性地分析以上的案例:

微商的商业体系其实就是依附于移动互联网时代每个微信号背后个体的社交影响力存在的。

微商从业者,通过个人社交影响力的不断打造和增强,来赋能自己的朋友圈带货,从而实现了社交资产的有效变现。

而成功的微商项目往往可以在短短一两年内变身商业价值高达数亿的庞大商业体系,究其原因则是其商业体系内部存在的社交价值的共享,尤其是微商团队长与队员粉丝之间的社交影响力的共同分享、相互赋能。

而直播这种聚合人类社交影响力的新型方式,相比于微信时代,则大大扩展了每个直播者的触达面以及触达效果。

因此,在社交影响力的直接触达层面上,我们可以理解为:直播是我们每个人将社交资产变现进行有效放大的放大器。

但是,一个行之有效、可以自由生长的社交资产商业体系,一定是基于社交资产的高效流通的,这也就是“微商+直播”模式之所以成功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