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张国荣:永不消失的社交影响力

Title:纪念张国荣:永不消失的社交影响力
Posted on:

真正优秀的社交影响力是禁受得起时间考验的,就好比张国荣——人如画、歌如诗,而在每年的4月1日的前夕,都会有很多的人想起他,怀念他。

 

 

╱东方绅士,温婉如玉佳公子╱

 

张国荣在离开这个世界前曾感慨道:我一生未做坏事,为何会这样?

 

上天待张国荣确实不公,而哥哥却是真性情、好人心的东方绅士、偏偏佳公子。

 

家中兄弟姊妹十人,张国荣是老幺,按理说应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但却因为和哥哥姐姐年龄相差太多而玩不到一起去,于是小张国荣在童年中曾倍感孤单。

 

6岁之前,张国荣没有和父母住在一起,而是和其他孩子一起被寄养在外婆家。

 

一天放学回家,小张国荣目睹了外婆坐在她常坐的那把椅子上,离开了人世;之后,他回到了父母身边,但快乐依旧离他很是遥远。

 

父亲风流成性,夜夜流连烟花地。母亲因此无心照顾孩子,还经常和妾室之间的争斗。

 

很难想到后来在舞台上光彩照人的哥哥曾经却也是不爱说话也不爱抢风头的闷头内向小男孩,甚至家里来了客人都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

 

日后,对于一般家庭的亲情关系,张国荣更是无法理解,和家人更像是朋友。他说,是缘分太浅。

 

儿时的成长经历,让张国荣遍尝了孤独的滋味,也许正是因为这般,日后的他待人接物、和朋友相处才会更加体贴入微、替人着想——

 

愿我受过的苦你不再去经受,我流过泪不想你再去体会:

 

张国荣是梅艳芳的人生挚友,他们之间的感情甚至超越了平凡世界的爱情。

 

 

张国荣曾坦言:“我整天和阿梅在一起,我们好像兄妹一样,阿梅很怕黑,为了让她有安全感,在外面有时我会订两间可以打通的房间,打开房门,便可方便照顾对方。

 

因为有一次,我陪阿梅去纽约演出,夜晚突然有个人闯入了她的房间,差点吓死!”

 

可能因为同样出身可怜,两人更加惺惺相惜,张国荣曾形容梅艳芳是一个永远要她作为焦点的女孩。

 

曾经试过与梅艳芳出席好友聚会,因为张国荣要跟其他朋友寒暄而冷落了梅艳芳,梅艳芳就很不开心。

 

而张国荣对此说道:“因为她很紧张我,所以我更加疼爱她。”

 

1992年2月,那时张国荣正在内地拍摄陈凯歌的《霸王别姬》。

 

 

有一次陈凯歌正在聚精会神地给张国荣讲戏,而被几个女高中生给突然打断了,陈凯歌明显不高兴了起来。

 

而这几个女高中生则是凑了自己一个月的零花钱,买了花来专门送给张国荣的,只是为了一睹偶像的风采。

 

事情到此,张国荣赶忙拦了下来,笑了笑收下了女孩子们送的花。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人过于完美之后,人生之路却往往不够顺遂,就好比张国荣。

 

张国荣一生出演了大量的优质影片,塑造了大量的经典角色:

 

无脚鸟阿飞、戏痴程蝶衣、落魄书生宁采臣、任性放肆的何宝荣等等。

 

但他好像总是与奖无缘,多次和影帝身份插肩而过。

 

再重新审视张国荣的作品时,我们突然明白哥哥的演技和演艺成就已经不需要

 

所谓的奖项再去做什么证明,他的超然实力,大众已经熟知于心。

 

但是,哥哥的种种仿佛略有不公的遭遇,让我们还是感觉有些许的可惜。

 

究其原因,我们得到了当时众多电影节评委对张国荣的评价:

 

表演是很精彩,但却都是本色演出。这就是张国荣,张国荣就应该表演到这种水平。

 

 

本色出演,听起来似是谬论,却仿佛又是如此真相。

 

张国荣每一部电影中的每个角色的演绎,多多少少都会透漏出张国荣的影子和味道。

 

在《阿飞正传》中,我们看到了张国荣与生俱来的那种孤独感和狂放不羁的人生态度,尤其是那段镜子前意味万千的独舞。

 

在《胭脂扣》中,我们看到了张国荣那种深入到骨子里的贵公子气质——一身长衫、风度翩翩。

 

 

他将十二少那种深情却又无情,看似大胆却又异常懦弱,挣扎在“性”与”爱“相互交织的苦海之中难以自拔,醉生梦死的复杂角色特点演绎的淋漓尽致。

 

而在接到《霸王别姬》这个经典的剧本时,张国荣更是激动到脱口而出:“这就是我啊!我就是程蝶衣!”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戏里戏外早已无法分清,一个十足的戏痴,这是程蝶衣,更是张国荣。

 

 

《霸王别姬》开拍前,张国荣提前半年多来北京学京剧,他的京剧形体老师张曼玲,回忆起他们第一次见面和学戏的经历,还念念不忘。

 

在学戏的这一个多月里,张国荣每天上午都会在片场练4个小时,然后回酒店接著练,就连大家一起吃饭,他都在想动作。

 

 

张曼玲说张国荣为了让自己演好虞姬这个角色,他甚至走路都在练习台步,你说他著迷也好,什麼也好,总之,从来没见过这麼敬业的人。

 

有一次张曼玲老师到了练功厅后,看到张国荣正在压腿。一同前去的史艳生先生看到张国荣满脸通红,就问他说道,国荣你是不是太累了?先休息一下吧。

张国荣说没事,自己是出汗了练的。

 

后来才知道,那天张国荣发烧了,39度多,他还在坚持练。

 

而在电影正式开拍后,在一场“戒大烟瘾”的戏中,其实第一遍拍摄陈凯歌就觉得过了,但张国荣却认为自己可以演绎的更好。

 

 

再次开拍后,犯烟瘾的程蝶衣,拿着木棍大喊大叫到处乱砸,而张丰毅饰演的段小楼则紧紧抱着他。

 

这场戏拍下来,张国荣因入戏太深,痛哭流涕,还被碎玻璃划掉手指上一块肉,而他却笑说:“这次终于拍好了。”

 

看过张国荣的演绎,导演陈凯歌被震撼了,他赞张国荣,“不是烟瘾犯了,是爱不得的极痛,是对命运不公的奋力抵抗”。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张国荣一向洒脱率真,他爱憎分明,从不遮遮掩掩。

 

1977年,毛舜筠和张国荣同在丽的,主持不同的音乐节目,一次张国荣经过走廊,第一次碰上了毛舜筠,他一见钟情。

 

 

除了张国荣,毛舜筠之前“交往”的男孩子很多,张国荣只好走“父母路线”,经常登门拜访毛家,陪爸爸一起唱粤剧。

 

这一招很管用,即使很多年后,毛爸还认可张国荣这个女婿。

 

若相爱,便深爱——这就是张国荣。

 

后来,张国荣不但带着毛舜筠见了家长,更主动向毛舜筠求婚,但这突然的求婚却吓坏了毛舜筠。

 

此后,毛舜筠便一直躲着张国荣,两人的感情也就无疾而终。

 

在那个大家观念还不是很开放的年代,后来的张国荣开启了一段现在为人津津乐道、在那时却不太被大众接受的爱情——他遇见了那个满身才华而又体贴入微的唐先生。

 

 

为了和张国荣在一起,唐鹤德放弃了自己心爱的银行家工作,一心一意帮助张国荣打理他的财务。

 

每当张国荣要准备演出,唐鹤德都会细心地为张国荣打点一切,一壶温热的蜂蜜水,一件宽大保暖的外套时刻握在自己的手里,等待着台前的张国荣回到后台第一时间就可以送上温暖的外套。

 

面对张国荣的好友,唐鹤德会安静地打招呼,从来不会大声说话,面对媒体,唐鹤德只会静静地低下头匆匆离开。

 

当时,两人日渐亲密的行为引发了媒体对张国荣私生活的极大关注。

 

某一天他们行走在香港的街头,而在两人的身后有一支狗仔队偷偷地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张国荣敏锐地发现了身后的狗仔队,他或许是想给唐鹤德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或许是厌倦了两人四处躲避狗仔队的辛苦。

 

 

于是他决然地在狗仔队面前牵起了唐鹤德的手,而唐鹤德此时正惊恐往后看了狗仔队一眼。

 

看到张国荣奋力地牵起自己的手,唐鹤德也义无反顾的跟着张国荣往前走。

张国荣坦言唐鹤德就是他一生中的挚爱,无论经过多少年,他们的感情永不变。

 

 

在97年的跨年演唱会上,张国荣大胆示爱,他将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送给了妈妈和唐先生,舞台之上的他依然闪亮,演唱更是情真意切。

 

张国荣的一生留给了这个世界太多太多的美好回忆,他的容颜、他的作品、他的为人,他那永久不可磨灭的个人影响力。

 

但令人惋惜的是,无论生命、还是风景,美好的事物有时候总是太过于短暂:

 

2003年的4月1日,张国荣先生因为抑郁症困扰,在香港跳楼身亡。

 

 

谨以此文,纪念永不磨灭的时代影响力,纪念张国荣先生。

 

 

GSAE是一家是以区块链作为底层技术的公司,将金融与娱乐文化结合,通过SAI指数评估体系,将原本抽象的社交影响力转为可量化的指数,并根据指数发行通证、实现交易流通,最终完成社交影响力到社交资产的价值转化。其数据不可更改,完全透明,因此具有100%的公正性和可信度。让普通用户也可以更轻松便捷的解读名人的社交指数。

 

 曾为包括Allied Architects、Vstar等多家大型娱乐公司提供投资风险评估服务、代言效果评估服务、竞争分析服务、市场预测服务和传播效果服务等诸多专业数据指数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