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金融:网红经济的下一个风口

Title:社交金融:网红经济的下一个风口
Posted on:

目前,社交直播的盈利模式主要有以下几种:

 

1)靠转播游戏或者体育竞技比赛获取收入;

 

2)靠直播过程中的粉丝打赏获取收入;

 

3)靠广告植入获取收入;

 

4)靠网红直播、电商变现获取收入等。

借助于社交直播强大的“造星能力”,很多网红被创造了出来。这些网红和明星一样,拥有众多的粉丝,在粉丝的追捧下,这些网红的年收入非常丰厚,多者可达千万。

 

随着直播的发展,众多资本涌入直播市场,让直播市场本就紧张的局势变得更加白热化,抢人大战频频上演。各直播平台纷纷充分发挥自己的各种优势,或资本优势,或知名度优势,争抢高人气网红,来吸引众多用户参与,来提升用户的活跃度,来推动其规模得以扩张。

 

目前,平台直播的形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用户主动参与内容生产过程,另一种是直播平台与网红或者网红孵化企业合作。无论是哪种方式,其主要的收入来源都是粉丝打赏。粉丝打赏所得的收入,直播平台和主播按一定的比例分成。


经调查,目前很多诸如映客、花椒直播、ME直播以及易直播等直播平台都对平台和直播之间的分成做了如下规定:比如,用户打赏5元的虚拟礼物,主播可以从中分得1.56元的红包,由此,我们可以计算出主播的分成比例为31.2%。

 

主播的级别不同,这个分成比例也不同,级别高、人气高的主播的分成比例自然会高一些。但一般来说,主播平台的分成比例都在七分之三左右,对主播选择平台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如果平台签约的是网红孵化机构的红人主播,分成就不会这么简单了。据了解,直播平台签约的这类主播的主要来源是模特公司或网红经纪公司,公司会聘请专业的经纪人或者团队来对其进行训练,协助他们制作一些直播内容或者做一些关于商业宣传的直播。

 

 

直播平台和公司达成合作关系,公司给平台提供红人主播并达成分成协议。一般来说,红人主播和孵化机构的分成比例是1:1,但是也不绝对。如果主播的业绩好,其和孵化机构的分成比例可达7:3,主播拿7成,孵化机构拿3成。如果主播业绩不好的话,其和孵化机构的分成比例也可能是3:7,主播拿3成,孵化机构拿7成。据了解,陌陌在刚开始的时候,签约主播都是应允保底工资的,粉丝群体形成之后,主播就完全靠分成赚钱了。

 

回过头来看,貌似直播平台能获得的收益很高,但相较于高额的运营成本来说,却并非如此。直播平台在运营的过程中不仅要投入大量的人力资源,支付人力成本;还需要购买很多硬件设备和宽带,投入的成本也很高。

 

                                                                                   社交资产的重要性

 

华尔街金融圈有一个“社交估值”理论:评估一个人的商业价值,只需计算这个人身边最紧密的五个人的平均值即可得知。如果你身边的朋友个个才华横溢,有各自擅长的领域和专业,你与他们形成连接、相互影响,交换信息、共同升级认知,自然会提升你个人的估值。但如果你身边的朋友个个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每天聚在一起就是喝酒抽烟吹牛,可想而知他们可能对你的个人成长没有太多的帮助。

 

于大多数红人来说,做的就是社交资产的生意,自然需要从这上赚钱。还是2011年,大三的雪梨和钱夫人拿着3000元奖学金,成立了淘宝店并开始了起早贪黑的日子。然而如此默默努力的人并不在少数,雪梨也淹没在人群之中。2015年,是网红大爆发的一年,而也正是这一年,雪梨和思聪的恋爱消息传出,大量的思聪粉丝被引入到雪梨微博。微博自从雪梨创业初期扮演着重要的品牌渠道角色,在雪梨看来,从当初一家小小的淘宝店,到现在跻身于电商行业、规模化运作的网红电商公司,这个过程是伴随着微博的二次崛起,和红人电商模式的发展。在那时,每个人对待雪梨的态度都是一个富二代众多女友中的一个,没有人看见她自己的努力。这也无可厚非,因为在那个时间点,王思聪的社交媒体影响力是要远远大于雪梨的。

 

 

 

而雪梨也没有辜负这个粉丝转移和流量聚焦的机会,凭借自己对营销和红人电商的理解将影响力不断扩大。今年双十一雪梨的单日销售额再次突破亿元,而这已经是连续破亿的第N个年头了。

 

今天的雪梨拥有了自己的社交资产——一批铁杆粉丝,并持续不断地输出美学主张来保持粉丝粘性。作为拥有庞大粉丝群体的意见领袖,雪梨不仅通过服饰、妆容表现自己在生活方式的精致优雅,更从字里行间表达出追求品质的生活态度,和追求美好、幸福努力的生活状态,当年那个“富二代女友”的标签早已不在。

 

而这就是社交资产对于个人的魔幻影响力。

 

                                                              社交电商之后,红人社交资产的区块链化

 

社交金融区块链化,在努力颠覆旧模式同时,也担心被更新模式颠覆。新模式诞生时,可能有多个坑,但是天知道会不会冒出一些创新,填平这些坑,甚至绕过这些坑。

 

银行是中心化的,银行是存款客户的债务人、贷款客户的债权人。存款客户不知道也不关心自己存的钱被贷给了谁,反正出现坏账银行刚性兑付。一般的P2P平台名义上是去中心化的,出借人会看到债权列表,显示钱被贷给了谁、金额多少。但是,出借人信任的不是借款人,而是平台。平台审核借款人,确定贷款额度、期限、利率、服务费率,到期负责催收,出现坏账,平台通过风险准备金、担保、保险等方式刚性兑付。一般的P2P平台实质上是影子银行,存在三重风险:信息风险,假如平台数据库被破坏,出借人不知借款人,借款人不认出借人;传染风险,某些借款人不还钱,平台因无力代偿而崩溃,其他借款人也顺势不还;道德风险,平台伪装成普通借款人自融,反正出借人也不关心借款人是谁。

反观竞争日益激烈的社交电商市场,红人们通过带货变现的方式过于单一。并且在竞争激烈的大环境下,头部红人依据自身的大流量扶持,让销货变得日益简单。

 

而此时,中腰部以下的红人,对于新形势的电商变现并不是会有理想的收益。

 

社交资产区块链化的出现,让红人们的变现手段更加丰富:区块链通过去中心化,非对称加密等机制很好的解决了交易中的信任问题,从而让中尾部的红人彻底跳脱出头部红人的流量压制,以及红人市场经济中所涉及到的信任问题。区块链技术正以一个独特的角度,彻底改变着红人经济。

 

所以,你的社交资产,决定了你的个人估值。而区块链化的社交资产,会为红人们提供一条通往财富自由的康庄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