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人明星的忧伤:成也粉丝,败也粉丝

Title:红人明星的忧伤:成也粉丝,败也粉丝
Posted on:

随着移动互联网行业的迅猛发展,粉丝与红人之间的距离在变得越来越近;同时,在红人的市场价值打造之中,粉丝群体起到的作用也在变得越来越大;粉丝与红人之间的关系更是越来越微妙。

肖战粉丝自发组织的抵制A30事件,如同一口飞天大锅,使得肖战的口碑声誉和商业价值都瞬间遭受到了重创;但是,在沉寂不久之后,4月25日,肖战复出,新歌《光点》在三个平台上线,售价3元。


这是在227之后肖战第一次商业性质的正式营业,粉丝没有辜负他,截止到5月5日,新歌上线10天,《光点》在三个平台总销量超过3430万张,销售额超过1亿零3百万——让人充分见证了粉丝力量的神奇和伟大。


在227事件之后,肖战则是多次被记者问到关于粉丝的话题,肖战的回答是:我并不认同偶像需要去管理粉丝,明星和粉丝不是上下级的关系,是平等的,所以不应该去管理他们。


但在这件事情上,网友也有不同的观点,称大家只是让他去引导粉丝,而不是让他管理,他这么说是在偷换概念,没有回应到点上。


不是上下级关系这点的确赞同,但是明星红人之后的粉丝群体,以明星红人作为联系的精神纽带,集合成了一个强大的团体,其行动往往成规模而且极其富有冲击性、行动力。因此,如若没有正确的管理、引导,势必会造成一些不良的影响甚至是极其严重的破坏性的后果。


由于后援会管理松散,沟通缺位导致粉丝对后援会能力产生质疑;“大权在握”的后援会还存在门票福利分配不均、集资账目不透明化等问题;失职后援会往往以被声讨“下台”为最终的处理结局。

例如:邓伦后援会集资九万进行剧组应援,却只给邓伦所在剧组送去了烧饼和矿泉水,邓伦因此也在娱乐圈留下了烧饼哥的称号;此外,由于后援会管理员私吞公款,致使一向心直口快的郑爽不得不亲自致电百度撤换管理员。
如何有效管理后援会的应援资金流向,保证应援全程的透明,已经成为了粉丝扼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粉丝群体尤其是当红偶像明星的粉丝群体往往都是独立存在的超级个体,因为其拥有强大的独立性、自主性、自发性,因此,粉丝群体与明星偶像的经济公司因为偶像明星相关的一些问题而时长处于激烈的对峙状态之中。
同时,粉丝经济也蕴含着超级庞大的市场机遇:


据华泰证券研究所报告称:SNH48的粉丝已经自发建立了周边票务群。在群中,粉丝交易标的包括但不限于 ——演出门票、总决选投票权、生日祝福、微博投票、丝瓜币等等。

PS:丝瓜币——商城消费所得,用于兑换丝瓜会员等级、竞拍公演超级VIP座,兑换比例1:11左右。

 

已经看到了粉丝经济市场上巨大商业机会的商业公司目前已经纷纷以各种充满创意性的商业模式入局下海,力求在广阔市场之中挖得自己的黄金:

 

现象级流量红人明星的丰厚市场获利背后其实都有粉丝群体积极踊跃的自发组织性身影。一般都是后援会发动粉丝力量,为粉丝的专辑售卖、电影上映、演唱会门票开售等市场活动行为疯狂买单助力。例如,肖战新歌狂赚1.03亿的耀眼成绩幕后其实都是有饭圈之中积极组织和引导购买消费的,更有甚者被爆出学生每人被要求购买105张,上班族的每人则要求购买1005张。

 

而韩国的SM娱乐公司则试图通过付费粉丝会员的模式,在实现粉丝经济变现的同时,来建立红人与粉丝之间拥有更多维度互动的多样化“红人明星-粉丝”关系,从而来进一步增强粉丝的忠诚度和红人的市场影响力。

 

阿里则曾经大力推出过阿里星球,试图将电商业务与粉丝经济进行有机结合,通过粉丝经济来促进新型电商的发展,但最终却是无疾而终。

 

在2020年年初发布的《2019偶像产业及粉丝经济白皮书》数据之中曾经披露:预计2020年,我国偶像市场总规模可达1000亿元。

 

而随着今年短视频、直播的进一步火爆,我们相信粉丝经济则会再一次迎来新一轮的爆发式增长。